性能力永远是男人们乐此不疲的话题,每个男人都希望自己拥有不衰的性能力,下面就来看看生活四个小细节,让你的性能力经久不衰。   戒烟、戒酒维护他的性功能   不过,还有句话说“酒后乱性”。如果你是想借酒助性,或者更浪…

如何增强男人性能力,增强性能力的方法,如何增强性能力

   戴妃本该安于现状,踏踏实实地做一个时代的大花瓶,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知足虚荣心。偏偏她温驯的外表下隐藏着起义的性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无法忍受没有爱的日子。如果爱神在宫廷里缺席,那么,她只能到户外去寻觅了。

  红杏就是这样出墙的:为了拥抱阳光,为了索取雨露。你可以以为戴妃失手打碎了自己。但我想她是有意的,打碎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光环,打碎带有期骗性的恋爱童话,露出出失血的伤口,再不能压制下去了,否则要窒息。

  于是,二十世纪的最后一位王妃进行了一番心迷神醉的微服私访:她变成了十九纪世的安娜·卡列尼娜。

  当私情曝光之后,“整个英国都等着戴安娜的回覆”(王瑛语)。这个问号可真太大了:一位尊贵的王妃,怎么会爱上一个马夫(她的马术教练)?怎么能打破必须为王子所保持的贞操?怎么能在皇宫禁地上演世俗的脱衣舞?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日,王妃在家家户户的电视荧屏上,第一次诉说自己的委屈与辛酸,微笑从她的脸上消逝了。我想她并不是在寻找开脱的理由,不是在祈求国民原谅,她着实是为“贤慧温良让”的教条与伪装所累,着实希望能像任何通俗的妇女一样,有倾吐苦闷的机遇。她已不在乎把自己生涯中的阴影,露出给全世界两亿观众。那是王妃在向亲爱的人民告辞。那是戴安娜在向一位完善的王妃告辞。

  王妃后头,是一个具有七情六欲的凡人。月亮后头,是什么?

  灰姑娘把穿上的水晶鞋又脱下了。或者说,水晶鞋自己碎了。豪华的舞会,不散的宴席,长生殿上的私语,比翼鸟或连理枝呀什么的,马上变成了泡沫。戴安娜把十几年前的妆奁,又带回了外家。王妃回到民间,在四起的谣言中以泪洗面。

  直到她死了,才像灯蛾扑火追求恋爱的安娜·卡列尼娜那样,获得普遍的同情。她并没有选择一死,是死神选择了她。安娜是卧轨自杀的,使老托尔斯泰哭了。戴安娜死于意外的车祸,使我哭了:我又看见了那十九世纪俄罗斯的车轮,出现在巴黎的上空。它辗碎了有关恋爱的所有神话。

  戴安娜短暂的一生,几乎是由一个婚礼和一个葬礼组成的。她因婚礼而步入圣殿,又因葬礼而回归本色。说实话,我喜欢的是本色的戴安娜:一个有爱有恨、有怨有悔、有对有错的小女人。

  在玉碎宫倾的葬礼上,某著名摇滚乐队专门谱写、吟唱了一曲叫做《风中玫瑰》的哀乐。我不禁瞎猜:风中摇曳—漂荡中的玫瑰,是否当初相遇时王子送灰姑娘的那一枝呢?

  玫瑰啊玫瑰,是行走的风所穿着的鞋子。珠光宝气的水晶鞋,是戴安娜的遗物。不妨再引用西川的诗句作为末端;“她在我栖身的城市里/游荡,有过一次头晕,然后消逝/一位游荡的王妃消逝了,只留下一个/她曾经使用过的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