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防护饮料:美国明尼苏达州的医生发现:在做爱之后用可乐冲洗阴部,大约可以100%地杀死精子。   2. 做爱效率:美国的性爱研究学家认为:在办公室做爱效率更高,大约有8%的男性与7%的女性已经试过公共场合做爱了。   3.治疗偏头疼:英…

性爱奇闻,世界性爱奇闻,现代性文化

   日本武士,原本就是侍者,也叫贴身随从。日本武士的发生是在平安时代。从公元九世纪中期最先,一些地方领主最先确立守护自己的私人武装,并行使其扩张势力。这种武装逐渐成熟为一种制度化的专业军事组织,其基础是宗族和主从关系。到了十世纪,朝廷无力镇压地方势力的叛乱,不得不借助各地武士的气力,武士更进一步得到了中央政府的认可,成为日本的特权统治阶级。一直到明治维新,武士都是统治日本社会的支配气力。

  武士制度的完整象征是德川幕藩制,整个日本社会的统治阶级由以将军、台甫为代表的高级武士到最低级的步卒低级武士组成,而从丰臣秀吉的时代起,就执行了兵农星散制度。武士完全脱离了生产。不外,武士之间的生涯水准是相差极大的,即便同为藩主台甫,在长崎的也和在山形的截然差别。

  历史上的日本武士大多数的是中下级小人物,他们若是不能依赖一位有钱有势的主公,生涯往往是在穷困中委曲维持。倘若依附的主公犯了事被开革,或是主公的财政困难必须削减人手,低级武士们就只能成为浪人,有的便去为黑社会之类的势力作打手,成为“专心棒”。虽然现代日语中的“浪人”指的是未考上合适高校的学生,但在谁人时代,浪人是日本社会主要的不安定因素。为了制止海内矛盾的激化,官方就经常默认或怂恿浪人的对外武装侵略。浪人对于对外战争则充满野心,郑成功为反清复明,曾派人到日本借兵,幕府虽然拒绝,但下面浪人纷纷请战。在反映清末民初的影视作品中,日本浪人在中国各地四处流窜,正是明治维新改造等级制度的必然结果。

  自从进入武士时代这一重视阶级的社会以来,贞操观念在日本统治阶级内部的影响越来越深,为防止下属问鼎自己的妻妾,将军、台甫尤其是武士在这方面也是一点都不纰漏的。只管他们想方设法地接纳种种措施举行预防和阻挡,然则依然挡不住他们的妻妾不时的红杏出墙。

  在日本,差别阶级的男子,由于道德和执法对于他们和他们的家庭成员的要求差别,在性生涯上的占有欲望也差别。武士阶级之以是有相对强烈的占有欲,由于他们最早执行嫁娶婚,最早确立父权家长制家庭。江户幕府制订的严酷家法《御定书百个条》中,将隐秘通奸的妻子处以死罪,通奸的男子也处以死罪,这是为了保障武士家庭的稳固,为他们的赴汤蹈火排除后顾之忧。武士不仅对于通奸的妻子和她的奸夫有斩杀的特权,在调情的现场将不检核的妻子斩杀也无罪。因此江户人将偷情比做吃河豚,由于河豚虽然是鲜味但往往有毒,要想品尝鲜味就得心惊肉跳。以是,那时盛行有这样的歌:“偷人家的妻子,惊心动魄有鲜味,有如尝河豚。”

  而对于同时代的町人(主要是商人和手工业者)和农民来说,他们的婚姻还接近于走访,对于新婚妻子是否为童贞,妻子结婚后是否偷情,以及捉奸之后怎样看待都很实惠,他们宁愿罚取款项而不愿失去妻子。

  由于武士家庭的特殊文化,武士配偶之间除了生育的需要之外,经常没有性生涯,这可苦了武士的女人们。只管武士的妻女们被妇道所约束,但她们照样有设施追求性享受,而且社会上也充满着林林总总的诱惑,那时的旅馆等场所像现代的“情人旅馆”一样,也为她们提供了特殊的性服务。下面先容的若干服务方式令人们不得不信服日本人的细致和想象力。

  所谓“四条通道相互领悟茅厕”……有身份的未亡人,她们总有女佣、侍女及其他随从相伴,因而不能为所欲为地行动,贵妇人一进入这种内设叉道的茅厕,便可急忙举行男女欢会。

  所谓“隐藏柜橱”,是内里设有一条暗道的设施。事先让男子偷偷进去,再让女人去与他约会。

  所谓“流动草席”,是在木条地板下面建有一条暗道的房间。若是见事不妙,就让男子从席下暗道逃跑。

  所谓“装睡的恋爱外衣”,即放在隔邻的小房间柜子里的大棉帽子、带穗的念珠和白地上绘有水墨画图案的适合未亡人穿的和服等物。把这些器械事先放好,然后,让男子先于女人进入房间,首先让他换上放在柜内的服装睡在那里,谎称是某位隐士的夫人,使用人麻痹大意,男女便在室内偷偷幽会。

  ……

  另有称做“男女情交隔板”的玩意儿。在小房间的角落里,事先铺好一块擦得清洁平滑的隔板,女人若要寻欢欣,则在板上留有一个可使男子的阴茎通过的小孔,在薄板的一面只要留出能让男子仰面躺着的一尺左右的清闲就可以了。

  另有所谓“洗澡间折叠梯”的装备,这种装备事先举行了严密的伪装,从外面看,连一只带提梁的水桶也无法通过,然则,待女人脱光了衣服进去之后,从内里把门锁上,从天花板上便垂下一个细绳软梯,女人爬上去,享受完毕之后,再顺软梯下来回到洗澡间。这些幽会的方式算在一起,大概有四十八种。

  原来,精明的日本人把忍者的隐身术活用到这里了。日本修建是一种“高床式”的架子屋,制作“流动草席”、“男女情交隔板”这类的机关很利便。中国偷情的经典《金瓶梅》所载潘金莲和西门庆的那一套手法简直无法和他们比,要是在日本,他们俩的行为怎会被郓哥这个小男孩看破呢?

  到了二十世纪晚期,日本的“人妻”(已婚的家庭妇女)偷情就利便多了,先生早出晚归,她们可以在自己的家里接纳情人,可以纵情欢娱而无所挂念。

  对于那些偷情的男子来说,同样也不需要经受江户时代那样的风险,现在的男子纵然戴上了绿帽子也能够忍受,不会容易找奸夫拼命,“这些年来,这种情绪激昂型的丈夫逐渐削减,有些丈夫只是一个人暗地里伤心叹气,更有甚者会因此变得阳痿,那种自卑自虐内功型的丈夫的人数也有所增加。与此同时,有些丈夫纵然察觉到妻子有外遇的迹象,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弄清事实真相”。这也许是日本女性越来越勇敢的缘故原由。丈夫纵然发现了妻子“不伦”(偷情)的蛛丝马迹,做妻子的也绝不会坦率交待。“就如同已往丈夫即便被妻子就地捉奸,也硬要说自己和谁人女性没有发生关系一样,现在不管丈夫出示了什么证据,做妻子的也坚持强调,我只是和对方在一起而已,没有其他任何的关系。丈夫原本就不希望自己的妻子有外遇,以是不久也就会接受妻子那种牵强附会的辩解。”

  日本传统宗教和习俗文化等的沉淀除了形成日本“耻的文化”外,与此相对应的另有一个“秽的文化”,这是日本神道清洁观在现代社会的反映,在日本男子心目中,“丈夫的外遇是排挤体外的一种行为,也就是说只要释放出去就竣事了。与之相对,妻子的外遇是从外面迎进体内的一种行为。也就是说只有纳入和接受,这一点相当主要,一想到妻子身体(阴道)里是否还残存圈外人的器械,就会让丈夫发生一种无比厌恶的感受。”

  这是生理上的缘故原由,另有一点也是日本的丈夫们异常在乎的,那就是“妻子把自己的身体给了其他的男性,那么说明妻子在精神上也异常热爱这个男子”。这与其说是男子的自私任性,不如说是日本男子通过自己的亲自体验所获得的熟悉,由于他们没有爱也可以和女性发生关系,“然则,女性不大可能和不爱的男子发生关系,除了那种把自己的性作为商品生意的女性,男子对于一样平常的良家妇女或者他人的妻子等,只要是在某种程度上有些好感的女性,心中就不允许她们有外遇。”江户时代以来,日本女人养成了依赖男性的心理,在经济生涯上的依赖加强了精神上的依赖。“妻子的外遇精神上的因素很强,这样更会使做丈夫的深陷于抑郁的情绪当中,而且会使他们感应一种异常的屈辱和气忿”,“妻敌讨”(杀死奸夫)就是出于这样的占有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