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双方达到性高潮除了生理上的满足之外,还是一个心理过程,也就是说不能只关心相爱技巧。不能仅仅靠“花样”达到性器官的满足,运用浓情蜜意同样可以达到性心理的满足。对于亲密过于频繁的你们,“距离会…

性爱技巧,高潮,心理

   她身高不足1.5米,势力却纵横天下,是首位拥有“大不列颠和爱尔兰联合王国女王和印度女皇”名号的英国君主;19世纪末,她统治的疆土幅员约4000万平方公里,统领着3.87亿子民,相当于那时全球人口的1/4。同时,她身处的又是一个以极端的自我压制为美德的时代,在拒绝立法克制同性恋时,她的理由是“这种荒唐事从生理上讲不能能”。

  她就是在位64年之久的维多利亚女王。在政治领域,她被誉为英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君主;在头脑范围,她又以守旧看法卫道士的形象示人。然而,英国《老朽》杂志今年2月刊登的一篇文章,却试图向维多利亚女王的传统形象提议挑战–这份曾被《独立报》评为“天下最原汁原味”的刊物称:由于丈夫早逝,女王转而从“粗野、狂妄且嗜酒”的苏格兰男仆约翰·布朗身上追求慰藉,甚至被嫌疑与后者育有私生女。

  据传,曾有学者在温莎堡的皇家档案馆中,发现证实维多利亚女王再婚的文件

  这篇报道引用的新闻源自82岁的历史学家约翰·朱利叶斯·诺维奇。据他交待,以研究十字军东征和拜占庭帝国着名的专家史蒂文·伦西曼,在温莎堡的皇家档案馆从事学术事情时,曾无意间发现一封写有维多利亚和约翰·布朗名字的结婚证书。伦西曼与现任英国君主伊丽莎白女王的母亲玛丽太后相熟,思前想后,索性把这份吓人的文件交给了太后。

  听说,太后一声不吭地接过文件并将之付诸一炬,绝口不提这封结婚证书是真是假。伦西曼对诺维奇透露,他还熟悉维多利亚女王的曾孙之一、身为画家的亨利王子。二战后,亨利有一次在纽约举行展览时,一位神秘的老妇不期而至,宣称“我想我们有血缘关系”。

  作为伦西曼生前的偕行与密友,诺维奇对这两个故事深信不疑。根据伦西曼的讲述,亨利王子遇见的女人自称“吉恩·布朗”,正是维多利亚女王与约翰·布朗的后裔。换言之,“这名私生女也许出生没多久就被送往美国,隐姓埋名了逾80年”。

  星散主义者、自由派分子甚至左翼势力等,对女王有地下情人的传言添油加醋

  事实上,关于维多利亚女王在原配去世后曾有地下情人甚至再婚生子的传言,在英国民间已撒播了很长时间,苏格兰星散主义者、自由派分子甚至左翼势力等出于各自的政治需要,都曾对其中细节添油加醋。那么,《老朽》的最新爆料又有若干可信度呢?

  英国《逐日邮报》专栏作家迈克尔·桑顿就此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他以为,首先必须思量的是,原始信息提供者是否靠谱?身为广受尊重的历史学家,史蒂文·伦西曼的学术水平虽然不容否认,但民众很少注意到,此人也是名声在外的“超级淘气鬼”。早年和陆军元帅蒙哥马利爵士同处一席时,伦西曼乘其不备,将蜡烛滴在他头上,惹得蒙哥马利火冒三丈。在剑桥念书时代,他还一再跑去给摄影爱好者们当模特,照相时手上非要放只鹦鹉不能。更有小道新闻称,伦西曼曾试图用塔罗牌为一位埃及王侯占卜。

  由于诺威奇坚决主张自己的同伙是个可信的证人,桑顿又就故事的细节举行了一番推敲,并指出了其中的某些疑点,其中之一是:二话不说将所谓“结婚证书”烧掉,这不相符玛丽太后的禀性。由于有许多资料显示,她语言做事总是直言不讳,即便是宫廷内部的丑闻,通常也能坦诚相对。晚年,太后曾与戴安娜王妃讨论她与查尔斯王子分手的事情,并保留了双方唇枪舌剑的所有书信,把它们放在躺椅和火炉周围。最后,照样现任女王的妹妹玛格丽特公主“勇挑重任”,将这部分文件销毁了。由此看来,即便传闻中维多利亚女王的再婚证实确实存在过,对其举行审查的也应当是其他人,而不太可能是玛丽太后。

  在私生活中,这位铁娘子的欲望同样强烈,甚至近似“色情狂”

  尽管云云,对维多利亚女王“表里不一”的预测,并不会由于一篇文章存在破绽而偃旗息鼓。除了约翰·朱利叶斯·诺维奇之外,许多人都信赖,这位权倾四海的铁娘子,免不了把强烈的欲望带入婚姻和家庭中,她在私生活方面的要求有时贪得无厌,甚至近似“色情狂”。

  维多利亚亲自挑选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来自德国,也是女王的亲表弟。在女偏向男方求爱仅4天后,他俩就闪电式订亲了。据好事者透露,从新婚之夜起,年长3个月的维多利亚就是绝对的主角,一心要饰演夫妻生活中的“侵略者”。“由于女王没日没夜地索取,阿尔伯特着实不堪其扰,不得不战战兢兢地将自己锁在卧室里。每到这种时刻,恼羞成怒的维多利亚就会从外面重重敲门,并用德语高声尖叫:’给我开门!我是女王!’”

  到1857年,女王配偶先后生育了9个孩子–4位王子和5位公主。然而,最小的比阿特丽斯公主呱呱坠地不久,时任宫廷御医詹姆斯·里德便战战兢兢地提醒女王,往后万万不能再生孩子了。后者闻讯痛苦不已,把自己与阿尔伯特以往的床第之欢形容为“天堂般的体验”。“噢,亲爱的!”有人模拟女王的口吻,“我往后还能享受到更多兴趣吗?”

  4年后,昔时仅42岁的阿尔伯特死于伤寒时,他已不是昔时谁人身体匀称、容光焕发的美男子,完全成了一个肥胖、谢顶的老头。臣下们难免窃窃私语:若是维多利亚女王在私生活中也和在政坛上同样强势,她是不是应该为亲王的未老先衰卖力?

  正是在这样的靠山下,神秘的约翰·布朗及其与女王的暧昧关系,泛起在人们的视野中。

  在女王的随葬品中,人们发现了约翰·布朗的一缕头发和一张照片

  史料纪录,约翰·布朗原本是阿尔伯特亲王的属下。为了治疗维多利亚日益严重的忧郁症,他被大臣们从外地紧要调回,成了女王在怀特岛奥斯本城堡中的近侍。彼时,布朗是女王身边惟一能够缓解她丧夫之痛的男子。更让人受惊的是,这位来自苏格兰的壮汉,很快和女王亲密无间。私下里,几位公主都把布朗称作“妈妈的情人”。

  为了调动维多利亚的情绪,布朗还激励她与他一起痛饮威士忌,用这种勇敢的行为为自己赢得了举世无双的封号–“迷人的约翰尼”。时任外相的德比伯爵曾在条记中写道,“他们两人就睡在相邻的房间,这显然违反礼仪甚至有失体面”。自由派政客刘易斯·哈考特的日志中也泛起过许多涉及维多利亚隐秘恋情的内容,其中一段声称:皇家牧师诺曼·麦克劳德临终时曾忏悔说,她对主持维多利亚女王与布朗的结婚仪式深表不安。不外,也有人以为这纯属疑神疑鬼–麦克劳德去世时,哈考特只是个9岁的小男孩。

  维多利亚在信中称布朗为“亲爱的”,更有传言称,二人在去苏格兰奥黛湖嬉戏时代,女王又一次有身了。容易想见,这种说法同样遭到了反驳,主要理由是:布朗受宠时,维多利亚女王已经46岁,在19世纪,这样的高龄妊娠异常危险。女王去世后的检查效果也显示,她罹患子宫脱垂已有多年,以那时的医疗水平,再度生育几乎是不能能的。

  曾任王室秘书的亨利·庞森比爵士评论说,布朗“肯定是女王的宠臣,但也只是个仆役而已。最先只当是笑话,厥后被引入歧途,变成了中伤”。然则,这并不能阻止那些否决君主立宪制的家伙私下里管维多利亚叫“布朗夫人”。最后,照样布朗自己于1872年介入挫败了一次刺杀女王的阴谋,才使得舆论转变风向,交口称赞他为忠义的英雄。就这样,布朗得以继续侍奉在维多利亚身边,直到11年后因病去世。接替他的是来自印度的阿卜杜勒·卡里姆。

  1901年,维多利亚女王终于撒手人寰。在随葬品清单中,仔细的人们发现了阿尔伯特亲王的睡衣和一只石膏假手,另有一缕头发和一张照片–后两者属于约翰·布朗。

  《逐日邮报》称,维多利亚女王和男仆的情绪或许是怪异而扭曲的,却包含着几分悲怆和辛酸。执掌大英帝国半个多世纪,权力带给她无尽的荣耀,也令她备感伶仃。或许,这有助于人们从另一个角度明白,谁人“粗鄙的苏格兰男子”在女王眼中为何云云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