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在床上或许柔弱或许疯狂,都是根据每个人的性格而决定,但是无论柔弱还是疯狂,都是要知道并掌握一定的性爱礼仪才能更为尽兴。关于性爱礼仪,也不需要女生太过学习,只要被动的接受就好。   或许,有人说,高潮时,谁还顾得了那么多啊!但我不赞同这种…

床上礼仪,性爱文化,现代性文化

   这里的男子可以娶5个妻子,懵懂女孩十二三岁就当妈,这里的人自然殒命面部朝下入土坑埋葬,而因难产殒命的妇女则会被剖腹取出婴儿后挂上十字架……

  这些匪夷所思的生涯方式,现在依然存在于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布朗山上一个叫作曼邦三队的寨子里。

  事实上,对于这样近乎原始的村子,有关部门早在多年前就力争帮扶脱困并将其迁出深山,但却因一些缘故原由“动迁”艰难。

  记者与西双版纳公安边防支队的17名官兵一道,在支队长陈俊的率领下,每人身背15公斤重的生涯用品,由景洪直奔100公里外的勐海县布朗山乡曼囡村委会。

  在请了村支书岩香儿做向导后,驱车6公里后,最先负重步行进入没有路的大山深处。

  一行人穿行在能够将人群完全掩没的茅草和灌木丛中,上坡下坎,时而在莽莽林海中爬行,时而在齐膝深的河水中跋涉,经由3个多小时的急行军,蹚过了10条小河后,终于进入了这个掩藏在半山上一片密林中的原始部落。

  放眼望去,这个被称为曼邦三队的寨子,就是一些犹如草堆一样杂乱无章的堆在斜坡上的茅草棚。

  记者一行21余人顺着这个寨子的茅草棚,一直往山坡上爬到最高一个茅草棚的后面,才发现有一群体型矮小,身穿五颜六色各式服装的男女,在一块泥地上打陀螺玩耍。

  据岩香儿先容,这天正赶上拉祜族传统的新年节,这一天全村的男子都要打陀螺,以示来年有粮食吃。

  而这些人之所以留在寨子里,是由于他提前3天来做事情,告诉他们:“边防支队官兵要给他们送器械。”

  否则,按平时的习性,这些男女老幼远远的一看到陌生人或者穿制服的机关事情人员,马上就会所有躲进深山无影无踪。

  看到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陌生人,只管岩香儿一直在招呼,但这一群男女照样怯怯地缩在一边蹲在地上。

  厥后看到边防官兵从背囊中拿出饼干、衣服、被子和食用油等物品递已往,他们才带着将信将疑的神情站了起来,最后看到边防官兵将身上背的器械所有送给他们时,几名老人扯开喉咙一阵叫唤后,马上就有60多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并纷纷伸出双手来接物品。

  这里无论是大人和小孩,只要接到边防武警递过来的食物,就大口大口地狼吞虎咽,一些年长的妇女,看到陈俊抽的香烟也伸手来要,一个“头人容貌”的年长男子经岩香儿率领,来到边防武警眼前,向人人炫耀:

  “他有5个女人。”由于是拉祜族的新年节,陈俊拿出特意为他们准备的一件瓶装白酒,这位“头人容貌”的老者一看马上满眼放光,只见他兴奋地大吼几声,马上 来了很多人,很快就将一件酒分完了。村民们在“头人”的付托下,跑去一个茅草棚内,拿出约1公斤糙米,要作为礼物送给边防官兵。

  由于只有岩香儿能与他们语言交流,记者通过岩香儿领会到,这个寨子共有17户67口人。

  由于自古以来与世隔绝,这个寨子至今不通水、电,也没有一条路通向外界,平时需要食盐味精等物品需步行3个小时到村委会去拿,要是碰上雨天,就得绕行6个小时才气来到村委会。

  村民的衣服险些全靠扶贫单元捐赠,晚上睡觉从来不用被子,就躺在楼板上。

  记者走进一户人家,只见除了周围从篾笆墙的裂缝和竹楼板间透进的一丝丝光明外,内里漆黑一片,屋内除了几口人围着的一个火塘外,就再也看不到什么器械。

  看到一个约莫十二三岁,背着一个小孩的女孩。

  岩香儿先容说,这女孩身上背的就是她自己的孩子。

  这个寨子长期以来险些不与外界通婚,男女孩子到了十二三岁就自觉住到一起成为“伉俪”,有的20岁左右就生下几个孩子了。由于自古以来没有一小我私家读过书, 因此险些全寨子的人都说不出自己的岁数,只能表达出“谷子黄时生的”、“下大雨时生的”,或者“长洪水时生的”这样模糊的观点。

  “在去年12月之前,这儿的67小我私家没有一小我私家有身份证,也没有一对配偶正式办理过娶亲手续,生老病死从来不向村委会讲述。”

  岩香儿说,要村干部进村来,发现有新生婴儿,才知道又增添人口了。

  瞥见几名剃成秃顶,却又在头顶留一小撮长发的暮年妇女,记者领会到,这里的人已往所有都剃这样的头型。听说由于没有上医院看病的习惯,头上留的那一小撮头发是用来“镇痛”的,每次病痛难忍时,他们就将头上那一撮头发揪下两根,以减轻痛感。

  现在全寨人唯一会服用的药物就是头痛粉,因此这个寨子生下的小孩成活率很低。

  岩香儿以约他们出来喝酒为名,才将寨子里10名村民“骗”出来了。

  “21世纪居然另有这样原始部落存在,太难以想象了,一定要想方想法改变他们的原始生涯状态。”

  陈俊说。记者通过勐海县相关部门领会到,早在1996年最先的结对扶贫事情中,勐海县外办及州里的相关向导就一直关注这个寨子,有关部门也曾想法另辟家园、说服动迁以改变这种落伍的生涯方式。

  但为何村民们仍愿久居闭塞的深山,通过走访,记者领会到3种差别的说法。

  勐海县外办的一份质料显示,2002年他们曾将全村群众,团体搬迁到离公路较近的地段。

  为村民建盖了16栋相符拉祜族习惯的干栏式木板楼,并为他们捐赠了衣物、谷种等,还购买了16头耕牛。

  但村民照样习惯了原来的生涯,有14户人家将耕牛变卖,将衡宇和水管拆除换酒钱后,陆续回到了深山中的寨子。

  据寨子的“头人”先容,他们之所以不愿意在搬迁后的新寨子生涯,主要是怕“外面的人偷他们的器械”。

  而岩香儿则以为,村民们不愿意到已经“三通”了的新寨生涯,除了搬迁后他们还得跑很远的路回到老寨子去种田,感受不利便外,另有一个主要的缘故原由就是回深山老林利便狩猎,由于他们一直都沿袭着上山狩猎的习惯。

  而与这个寨子结对扶贫,也做了大量事情的勐海县扶贫办则总结为这些村民由于与世隔绝,头脑跟不上现代化农村生长要求,自我脱贫能力弱,等、靠、要头脑严重;搬迁新寨后政府划拨的耕地只有50亩山地,数目严重不足导致村民又返回老寨种地,最后导致全村往回搬的状态等缘故原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