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结婚一向是中国人心目中的人生大事。改革开放35年来,中国的婚姻家庭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产生了巨大变化,不同年代的新人在举行婚礼的同时也折射出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变迁。   1…

婚礼变迁,婚礼的变迁,我国婚礼的变迁

  在一项加拿大举行的心理研究里,实验职员向受测者展示一系列短片,其中有露骨的同性或异性性行为、有俊美男女走路、运动等一样平常片断;甚至另有猴子交配的画面!最后,研究者意外发现,女性竟然比男性更容易受到视觉上的刺激──可以说险些所有影像,都能或多或少地引起女性心理上的兴奋感。

  刻版看法一:“男子是视觉动物,女性则否”

  有趣的是,当实验职员口头询问受试的女性“你对这段影像有什么感受?”,或许是羞于认可,或许是她们自己都完全没有意识,谜底往往比现实的身体反映更守旧,可是,测量仪却忠实纪录下了种种的心理颠簸。

  以是,这种口纰谬心代表了什么呢?固然不是“当女人说no就代表yes”,这实在是性学研究者最新的课题与研究领域──撇开男子比女人更“性致勃勃”的看法吧,会不会女人的性,原本跟男子一样强烈而原始,而“男子为性而爱、女人为爱而性”的二元观,自己就是一个谣言呢?

  刻板看法二:“性已经不是禁忌”

  说起来不是没有可能,想想看,已往千百年来,女性被教训不应该对“性”感兴趣、不应该享受性生活,很长一段时间里,一个忠于自身情欲的女性是不见容于社会的;固然,今日两性生活的面目已经大为差别,不到半个世纪之前,婚前性行为照样一项不能说的禁忌,但现在的年轻女性却可以自由在twitter或facebook上分享自己的艳史;这个时代我们大方选购情趣玩具、保险套或性感亵服,自在地将性摊在台面上讨论,形式上确实是很“进化”了,但本质呢?

  或许你会发现,广义的“性话题”确实不再是个禁忌,但若回归到私人空间,绝大部分的女性,在认可与处置“自己的性欲”时,仍旧会碰着障碍。心理治疗师同时也是两性作家estherparell说:“这好像是双轨平行的两件事,文化上的性是开放的,但同伙之间里的性是平静的──我们四处都在谈性,大谈特谈,却在最应该讨论的场所里缄默了——我们的房间。”

  性、男女、以及谣言

  凭据《新科学人》杂志的一项观察,关于“已往的性同伙数目”,男子较为老实以对,而女人对此说谎的比例则较高。而伦敦着名的顶级性用品店coco de mer的负责人sam roddick(她是body shop创办人anitaroddick的女儿!)也说:“事实上,我从来没办法跟我的同伙讨论床笫技巧的细节──想想,我自己照样情趣用品店的老板哪!”这是否表示了女性心里仍存在一重透明的约束,让我们无法完全坦率?

  刻板看法三:“女人庞大而男子简朴”

  而就算你决定要自动掌握自己的欲望及性生活,你也可能发现事情未必那么容易。“怎么会呢?”你或许疑惑,“现在许多女性都能享受自由的性生活、同时不会被指指点点或遭到道德批判啊!”确实,但我们所说的难题不在外界,而在女性自己。“就算是一个异常自力、异常知性、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对自己的性欲都可能异常茫然,”estherparell指出:“直到今天,女性在亲密行为中的角色大多照样被动的、被控制的,而这背后有一套缜密的系统与意识形态:例如说,你不应自动释放欲望,而应该成为男子欲求的工具等等。”

  而另一名女性a片导演则以为,女性的性本能,实在跟男子一样:“我以为女人对性的原始兴趣,实在远远高于社会允许她们的局限,但事实上,女人是可以跟男子一样为性而性的,女人更是跟男子一样的视觉动物──看看时尚跟美妆吧,这些产业背后的驱力是什么?无非就是性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