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性观念虽然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同时也出现了不少新的性问题。变成了一个研究重点与热门话题,但是,认识不是一下子能统一的,针对这些问题所采取的措施更待推敲,目前,从性学界的讨论来看,争议较大的问题大致有以下十个。   1 、对中学生要不…

性问题,最具争议的性问题,现代性文化

   “北平李丽”本名李丽,生于1910年,民国时期的着名交际花。这段尘封半个多世纪的特工故事,由于戴笠的离奇身亡而不为人知。李丽于若干年前在台湾去世,享年93岁。

  在多名退休特工的奔走下,并获得李丽儿子的赞成,李丽生前所撰回忆录《误我风月三十年》终于出书。李丽的传奇故事,也最先在情报圈内逐渐传开。

  李丽在回忆录中写道,“为着恐惧影响他人信用职位,恕我不能道出儿子的姓氏。”这也是台湾岛内情报圈盛传她与戴笠生有一子的依据。其子李先生曾进入“台湾情报局”受训。上司问他父亲是谁,他只得回覆了生父的姓名。这也是李先生唯一一次提及自己的父亲。李先生在“台湾情报局”事情10年。退役后,他转而做生意,收入颇丰。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及自己的身世,他说,“若是你们写出来,我既不证实,也不否认”。

  李丽请求情报部门协助,一次是李先生师大附中结业,考上私立大学,学费太贵,“我母亲只好打电话给‘情报局局长’叶翔之。于是我未经考试,就进了情干班受训”。

  另一次则是情干班结业,李先生原本要分发到阳明山的电讯单元,要值夜班,他想待在局本部,也是李丽出头解决的。李先生回忆说,小时候家中常有老一辈情报人员造访。“国防部次长”郑介民、“保密局局长”毛人凤等高官的眷属,是母亲的麻将搭子。叶翔之当“局长”时,母亲曾受邀出席餐会,坐的是主桌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