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程瑞芳记的日记。她告诉我们到14日这一天,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已经接收难民有四五千人了!“忙死了!累死了!”程瑞芳用这六个字,向魏特琳汇报了当天校园内的工作状态。   但这时的魏特琳,似乎更关心校园外正在…

南京大屠杀,女人一夜被轮奸多次,魏特琳日记

   初冬的温暖阳光洒向大街小巷,中山东路上法桐静立,车来车往;科巷里菜场饭馆麋集,人声喧闹。就在这样一幅一样平常生涯的画面旁边,有一条毗邻中山东路和科巷的“利济巷”,70多年前,利济巷2号是日军设立的一处慰安所,现在这里仍然保留7栋衡宇共2000平方米左右的旧址,是亚洲最大,也是保留最完整的“慰安所”旧址。

  利济巷约莫300米长,并没有门牌号,当被问及“利济巷2号”在那里时,周围的住民多示意不领会。旧址的外围设置了围挡,从路上看不到旧址的全貌,只能看到这一片老房子,黑瓦方窗,从窗户的数目看,一层有十多个房间。据领会,我市设计对这里举行修缮,有意将这里建成纪念馆。

  据纪录,利济巷2号原是一位有钱人杨普庆在战前制作的高级住宅区“普庆新邨”,是水泥砖瓦结构的二层洋房。日军入侵后,成为日侨娼业主谋划的慰安所,在一层设有售票处和吧台,顶上另有狭窄阁楼,是关押“不听话”的慰安妇的地方。

  凭据史料纪录,1937年12月28日,日军审议了《关于设立南京慰安所的方案》,一时间种种慰安所遍布南京,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日军直接控制,一种是日本娼业主开设的,第三种是通过汉奸开设的。“慰安妇”除了部门来自日本和朝鲜外,大部门都是被诱骗、强迫的中国灾黎。史料纪录,1937年12月24日上午,日军派一名高级军事顾问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灾黎所,果然向美籍教授魏特琳女士提出,挑选100名中国妇女去充当“慰安妇”。此外,日军还行使灾黎挂号等机遇强行扣留年轻女子。现在,在南京城南夫子庙到大行宫一带、城北下关一带、城中商业荣华区域及城外浦口、江浦、汤山等地,有据可考的“慰安所”旧址有40座。

  利济巷慰安所旧址由利济巷2号“东云慰安所”旧址和利济巷18号“田园楼慰安所”旧址组成。2003年11月,在中日学者的辅助下,八旬朝鲜老人朴永心重回“东云慰安所”,当走到利济巷2号楼上第19号房间时,老人情绪十分激动,险些昏厥已往,这里正是朴永心昔时被拘禁的地方,1939年头来南京时她只有17岁。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经盛鸿在《南京陷落八年史》中记录下那时老人来到此地时的情景,她指着自己脖子上的伤痕说:“我的人生太苦了,几本书也写不完。”

  在《南京大屠杀全史》中,对于慰安妇制度有这样的谈论:“日军实行‘慰安妇’制度,是人类数千年文明史上罕有的野蛮行为,是对人类尊严的凌辱,是对人权的极大损害,宽大受害妇女的身心受到极大糟蹋。日军历久地、公开地、有设计、有组织地胁迫成千上万的各国妇女充当官兵的性奴隶与性工具,充实暴露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残忍、野蛮与凶狠。”

  据领会,今年3月,国家档案局以天下影象工程中国国家委员会的名义,正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递交了《南京大屠杀档案》和《“慰安妇”——日军性奴隶档案》提名表,申报天下影象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