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总是说自己忙于工作根本就没有时间来恋爱,就好像他们觉得事业和家庭不能同时兼顾一样。而大部分成功者事业很成功的同时家庭也是非常幸福美满的,这也证明了事业和爱情是能够同时兼顾的,可是为什么大家还觉得工作一忙就没有时间恋爱了呢?现在又很多职场人…

爱情和事业能够兼顾吗,如何保持爱情甜蜜,夫妻如何维持爱情的新鲜感

   英雄也有难用武之地。读了这篇文童,只能为林肯总统叫屈。怎样!

  在美国历史上,有两位最受美国人民恋慕的总统,一位是华盛顿,一位是林肯。华盛顿赶走了英国统治者,建立了美国,是开国之父。林肯进行了南北战争,祛除了南方的叛乱分子,避免了美国的盘据。同时,他还解放了黑奴。美国许多书籍在谈到林肯时,都称他是“最大的美国人”。

  不幸的是,在1865年4月14日,即南军投降后的第五天,林肯在华盛顿的福特剧院旁观演出时,被一个名叫约翰·布斯的演员开枪杀害了,终年56岁。对于他的死,美国人民是异常悲痛的,都以为是美国的不幸,同时也是林肯一生中最大的悲剧。但一些历史学家却以为,林肯一生中真正的不幸,则是他与玛丽·托德娶亲后的23年的家庭生活。

  在美国的书籍中,通常谈到林肯的家庭生活,都市泛起“林肯的悲剧”、“苦命的林肯”、“大人物在娶亲上的魔障”等字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在一百多年前的美国,男女双方在婚前接触的机遇照样不多的。林肯就是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拉拢下与玛丽·托德订亲的。订亲后不久,林肯便发现白已和未婚妻在性格、志趣、修养和头脑方面都差别。玛丽·托德曾在肯塔基州一所贵族女子学校念书,讲的是一口那时美国上层社会中引以为荣的带点巴黎口音的法语,她对衣饰及外表极为讲求,还经常将她的“阔祖宗”挂在口上,由于她的祖父、曾祖父和曾叔祖做过将军和州长。林肯为人谦逊和善,而玛丽·托德却孤独自信,心胸狭隘、嫉妒心极强,并十分任性。林肯以为和这样的女人连系是不会获得什么幸福的。于是就很坦率地告诉她,两人不如现在分手。没想到,玛丽·托德一听此话就嚎啕大哭起来,这一下可把林肯弄得手足无措,由于他那颗“慈悲”的心是最不忍心看到女人啼哭的,他深恐“损坏”了这位贵族小姐的信用,于是就吻了她的手,并收回了自己的成命,但他要她准许一件事,就是她一定得好好改掉她的坏脾性。玛丽·托德满口准许,于是他们的婚约关系就这样保持了下来。不幸的是,玛丽·托德的脾性并没有改,自从1842年她与林肯娶亲的那一天起,林肯就交上了厄运,这种厄运像幽灵一样缠绕他长达23年之久,一直“陪同”着他到生命的最后一页。

  林肯的夫人不只脾性暴躁,而且喜怒无常,对别人十分挑剔。婚前,她常拿服侍她的女仆当出气筒,婚后,林肯就酿成她的“箭靶子”。每当林肯泛起在她眼前时,她就会喋喋不休,她对林肯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看不顺眼,嫌林肯的头长得太小,手脚长得太大,鼻梁不直,下腭突出,看上去像只猩猩。她最看不顺眼的是林肯走路的姿势,她以为林肯走起路来脚提得太低,没有气派,活像个印第安人。她整天逼着林肯在房间里学她的步法,一定要他在走路时先将脚趾着地,由于这种步法是她幼年时从那所贵族女子学校中学来的。

  林肯在当状师时,曾和厄尔利夫人合住在一幢小房子里。厄尔利夫人是一位未亡人,家中只有她一个人,以是经常和林肯配偶共进早餐。她的日志中有这样一段纪录:“有一次我们三个人在恭候进早餐时,林肯先生在专心看报纸,没有听清晰夫人讲的话,也没有答她的话,没想到林肯夫人竟将一杯热咖啡泼到林肯的头上。我着实看不过,只好站起身来用毛巾替林肯抹去了头上和身上的咖啡残渍。林肯先生真是好脾性,他坐在椅子上没有吭一声,隔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道:“大雷之后,必有大雨。”

  林肯曾在斯普林菲尔德当过好几年检察官。这是一个偏僻的城镇,交通很不利便,以是那里的十一位检察官平时都住在家里,只是在开庭时才来到这里。而林肯则否则,他纵然在法庭休会时也住在斯普林菲尔德肮脏的小客店里,忍受着蚊子和臭虫的叮咬,而不愿回到家中去听他太太没完没了的唠叨和责骂声。

  林肯是一位诙谐而又有趣的人,对任何人都不搭架子。他当总统后喜欢人们叫他“林肯先生”,而不要称他为“总统先生”。玛丽·托德则否则,她既狂妄又爱虚荣,非要所有的人都称他俩为“总统先生”和“总统夫人”。有一次,一位追随林肯多年的老仆役当着玛丽·托德的面叫了一声“林肯先生”,她就马上发了脾性,跳起来指着这个老仆役的鼻子骂他是“无法无天的蠢虫”。从今后,再也没有人敢称谓林肯为“林肯先生”了。

  一位追随林肯多年的工作人员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林肯夫人着名的尖叫声不只传遍了白宫,有时甚至隔着马路传到了白宫劈面的老百姓家里,其中经常还夹杂着摔器械的声音。”

  林肯在给他的同伙写信时写过这样一段话:“我现在是全世界活人中最不幸的一个,如果我把所感受到的痛苦平均分配给地球上的每一个家庭,那么地球上将不会有一个面带笑容的人。我以为我今生决不会再有快乐日子了。”

  林肯逝世后,美国人民想念他的心情与日俱增,他在美国人民心目中的职位也越来越高,因此“泼妇玛丽”的“名声”自然也越来越响了。在今天的美国,“林肯夫人”差不多已经成了泼妇的同义词。

  林肯解放了黑奴,改变了美国的历史,但却无法“解放”自已。他在痛苦中度过了一生。这真是一大悲剧。